欢迎来到123影视 - 在线观看免费电影,我们因为电影而相聚。记住我们网址:www.123yshi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资讯马航MH370失联2698天,那些放弃高额赔偿的亲属们,现在怎么样了返回上一页

马航MH370失联2698天,那些放弃高额赔偿的亲属们,现在怎么样了作者:admin 时间:2022-03-24

2018年11月18日,马航家属见面会上,一位阿姨当场晕厥在现场,手中厚厚的一摞全英文调查报告撒了一地。

同时掉在地上的,还有一张纸,上面写着大大的几个字:“妈妈永远等你!永不放弃!”

就在刚才,马航调查组宣布,MH370搜寻行动暂时终止。

822页的调查报告,提炼出来的信息只有八个字:“无法确认失联原因”。

活生生的亲人,坐了一趟航班便杳无音信,任谁也无法接受。

“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”,成了最哀痛的绝望。

他们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,至今仍有90名中国乘客的亲属拒绝领取高达252万元的赔偿金。

“我儿子没死,我不能因为252万,把我儿子卖了。”

“我知道很难,但我要找到我妈妈啊!”

声声催泪,字字泣血,让人不忍直视。

2600多个日夜过去了,我们难以想像,这些亲属正经受着怎样痛彻心扉的煎熬。

哪怕是谎言,也是支撑下去的希望

之前网上有一个贴子,说马航MH370唯一幸存者刘海波被找到,他坠落在浅水区,靠吃人肉活了下来。

事后证实,这条新闻是假的。

可即使再离谱的谎言,失联人员的亲属都会信以为真。

60多岁的栗二友,在马达加斯加的热带丛林里,看到树上的野果,摘下来就吃。

同行的人问:“你不怕有毒吗?”

他说:“要是我儿子漂流到这儿,不也一样吃这些吗?我先看看能吃不。”

言语间,就像他的儿子必定归来有期。

栗二友在儿子失踪前,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,甚至从没有离开过邯郸,而如今,他每月都会去北京,找马航总部讨说法。

寻找儿子,成了他和老伴有生之年最重要的事,也是他们活下去的希望。

为省钱,老两口每次都买60多块钱的硬座,不舍得住宿,就睡在火车站候车厅里。

即使如此拮据,栗友仁也坚决不要赔偿的252万巨款。

“要了这个钱,我儿子就真没了。”

这样“自欺欺人”的想法,又何尝不是他和老伴支撑下去的动力。

为了看懂全英文版《马航MH370安全调查报告》,他们逼自己学上网、学英文单词,试图从如天书一般的报告里,找到儿子的蛛丝马迹。

他跟着其他家属一起,自费去了非洲、欧洲、马来西亚,几乎飞了大半个地球,但仍是一无所获。

他还买了个非常大的地球仪,常常仔仔细细地盯着每个地方看,喃喃自语:“我的儿子在哪呢?”

看着看着,眼睛稍一眨,便有成串的眼泪流出来。

每到夜晚一闭上眼睛,这样的想法又会袭上心头:“儿子现在在哪儿呢?他受苦了吗?”

如同有只爪子不停地揉捏着心肝,痛得他无法入眠。

如今,他在晚上12点前睡不着觉,每天趴在电脑前查东西,老伴就搬个小凳子坐在跟前,看一会儿,哭一会。

有时查着查着,他伏在桌子上睡着了,恍恍惚惚醒来,扭头看到老伴躺在地上,满脸是泪,又哭着睡着了。

没有什么比无声的哭泣,更让人心碎。

自从儿子走后,如死寂般的无声,早已成了这个家的常态。

而这样的日夜,不知道还要折磨他们多久。

栗二友把对儿子的想念,写成了一首首诗。

他幻想着有一天,等飞机找到,把这些诗给儿子絮叨絮叨。

可是一天天的幻想和希望,终究敌不过现实的残忍冷酷。

家里这扇门,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被儿子推开……

拿什么来救赎,这浸入骨髓的痛

前段时间,马航失联亲属的一条微博,把网友看哭了。

他在生日那天写道:“63年前的今天,一个哇哇啼哭的男孩来到人世间,他哭,是生在新社会,长在红旗下,喜极而泣。

63年后的今天,这个男孩仍然在哇哇啼哭,他遭遇了最坏的事,他最心爱的孩子乘坐马航MH370,再也没有回来。”

这样的文字,让人不忍卒读。

如果让这些伤心的父母,用生命来换孩子平安归来,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答应。

山东的一对老夫妇文万成和李继平,他们唯一的儿子文永胜,也在马航MH370上。

无数个日夜的找寻,均没有结果。

文万成几年来从不间断地为儿子充手机话费,还会不停给儿子打电话、发信息,冬至时,他会发:“儿子,今天冬至,你吃饺子了没?”如魔怔了一般。

李继平则常常逗弄着孙子,便忍不住埋下头无声哭泣,她说:“妈受不了了”“要能用生命换回我儿来,现在让我死,绝不会眨眼的。”

人生最怕没有希望的等待,似乎生命的每一秒都需要用意志来硬扛。

自从妈妈和马航一同消失,徐京红便像换了个人。

戒了的烟又重新吸上了,想妈妈时,烟一根接一根抽,像个“烟囱”。

她是个高知,看待问题非常理性,可是如今经常会情绪失控。

家里没人敢提“马航”“姥姥”这些字眼,怕她崩溃大哭。

对待孩子,她失去了从前的耐心,常常三言两语便忍不住发火,冲着孩子大吼。

丈夫看不过去,对她说:“你也是位妈妈啊。”

这句话不能使她警醒,反而更加剧了她的心痛。

如今,她想叫声“妈妈”,又有谁来应答?

实在无法缓解心中的痛,她便去了纹身店。

她问:“哪个部分的痛感最强烈?”

技师告诉她前臂皮最薄,也会最痛。

她于是在那里纹了降落中的马航MH370,飞机的朝向对准她的心脏。

可是不管是切肤的痛,还是自欺欺人的“隔空通话”,根本无法救治对亲人的思念。

肌体的痛感会消失,但心中的痛感却像一个无法愈合的伤口。

每想一次亲人,便如同在上面撒一把盐,痛得无法自持。

这样的煎熬,不知还要持续多久。

等不到你回来,我已经走了

马航失联人员的亲属们,有的还在苦苦找寻,有的在默默疗愈,而有的,已经再也等不起了。

一位东北大姐,独自辛辛苦苦抚养孩子长大。

孩子在新加坡打工,回国那天,坐上了马航MH370。

如果不出意外,母子日思夜想的团圆场面该是多么温馨。

然而,大姐等来的是飞机失联的晴天霹雳。

她不愿意接受事实,也拒绝和马航和解,去北京租了房子,经常去马航办公室讨说法,一待就是两年。

直到被查出癌症晚期,她也没收下马航的赔偿款,而是返回东北老家,打算卖房子治病。

可是房子还没卖出去,大姐就去世了。

同样的情况,还发生在马航失联亲属李秀芝身上。

她把唯一的宝贝女儿带大,卖房子供女儿读书,最终培养出一位优秀的外语高级翻译。

她最大的心愿就是看着女儿结婚,连嫁妆都准备得妥妥当当。

女儿说,这次出差回来就结婚,了了妈妈的心愿。

李秀芝想到这,都能乐出声来。

但是幸福和绝望仿佛一秒对换,没有给李秀芝任何喘息的机会。

飞机失联后,整整五年的时间,她每月都要从河南去两次北京,外交部、民航总局、大使馆,能问的地方,她都一遍遍去问。

她说:“我日夜盼望,就想要个准信,什么时候能把我的女儿要回来。”

在她的意识里,总有一天,她的女儿能被“要”回来。

没有消息时,她也一趟趟往北京跑,因为在她看来:“只有在北京,感觉能离孩子近一些。”

在2018年的马航调查组和家属的见面会上,李秀芝抱着根本看不懂的全英文调查报告,当场晕厥在现场。

长时间吃不下、睡不着,无休止的等待、失望,种种精神上的折磨,使本来疾病缠身的李秀芝终于扛不住重压,带着人间最大的痛苦撒手人寰。

网友们知道消息后纷纷留言:“真的解脱了,相信这位阿姨已经见到女儿了。”

也有人发出疑问,真的解脱了么?

正如一位网友说的:“太心酸了,走之前都没能知道孩子下落。”

也许对他们来说,恐惧的不是生命的提前终结,而是在离开这个世界前,都没能找到亲人。

没有完成最大的心愿,带着无尽的牵挂和遗憾离开,这样的离去该有多不甘。

我不会忘了你,因为我一直爱着你

很多人不忍心看到马航亲属们长时间沉浸在痛苦里,劝他们:“忘掉吧,重新开始新生活。”

可是他们不同意:“为什么一定要忘掉,才能开始新的生活?”

马航失事后,微博上有一个名叫“漫步鱼”的女士,持续不断地更新着动态。

她最爱的丈夫,本来要坐着马航MH370回家,可是她始终没有等到。

她用文字诉说着思念:“70小时了,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,我的老公一定会安然回来,一定会的。”

随着时间的推移,她的文字变得越来越沉重。

任何时间、任何地点,都能让她想起跟丈夫的种种。

美丽的花开了,她写道:“森林公园的樱花、桃花、迎春花开了,你赶快回来陪我去散步好不好?”

每次下班后,在地铁的大厅里,她都会小心翼翼朝一个方向张望。

爱人每次都会站在那里等她,一手接过她的包,一手挽着她,两个人边说话,边高高兴兴一起回家。

可现在,那个地方再也见不到熟悉的身影。

她在微博里写:“我在回家的路上,左手拉右手,自己和自己说话,自己在寒风中抹眼泪……我的你,到底什么时候回来?”

因为日思夜想的煎熬,她的体重曾一度骤降到70多斤。

她说:“我努力吃饭睡觉,体重还是一直在往下掉,我好害怕你回来了,我也不在了。”

她的微博更新,停止在了2019年,最后一条这样写道:“那个跟我说,承君此诺,必守一生的人,可能真的不会回来了。”

很希望那个在痛苦中挣扎的女子,现在已经走出阴霾,开启了新的人生。

不过现在去看,那些微博动态还在。

每一篇短文,无不是对过往的回忆。

电影《环梦旅行记》里有一句话:“真正的死亡,是世界上再没有一个人记得你。”

一个人真正的死亡,是有关他的记忆,永远在这个世界上消失。

不一定非要忘记,才能开启新生活。

对于已经不在的亲人,最大的安慰莫过于:“我不会忘了你,因为我一直爱着你。”

至今,马航失联已经七年了。

近3000个日夜的期盼,马航失联乘客的亲属们还在等一个奇迹出现。

失联亲属中,有一位中年人,名叫姜晖。

他的母亲当年报团去马来西亚旅游,再没有回来。

为了寻找母亲,他被公司辞退,后来他起诉公司,官司打赢了,可以重新入职,但他没再回去。

这些年,他做着自由职业人,主要的精力用来寻找飞机,2016年在马达加斯加发现的一小块疑似飞机残片,就是他们找到的。

虽然经鉴定,无法确认飞机残片是MH370的,但他和其他亲属仍不甘心。

他说:“一代人找不到,就两代人!我们要的是公平、正义,要责任方向我们道歉。”

他和其他亲属计划成立马航MH370基金会,募集资金,用悬赏的方式继续寻找飞机和亲人的下落。

这需要很大一笔资金,也许5年、10年、20年,甚至更长时间,才有条件实现。

但尽管渺茫,他们仍不想放弃,他们说:“我们没什么资源,我们只剩下时间这个武器了。”

都说时间可以淡化一切,但在浓浓的亲情面前,这个定律失效了。

对于马航失联亲属来说,只要一天没找到亲人,这件事情就永远没有终结。

虽然被无休止的伤心、绝望吞噬,但那一点点不切实际的希望,仍被他们紧紧抓在手里。

也许,寻找的路依旧漫长而且充满黑暗。

但他们坚信,终有一天,一定会找到飞机